菜单导航

三次抉择,让“跟谁学”面对12次做空依旧坚挺

2021-02-23 18:37:40 作者:青岛新闻网 来源:新闻资讯网

更不同凡响的是,2020年,它在香橼研究、灰熊研究、天蝎创投和浑水研究四家知名做空公司的做空下,依旧坚挺。

它快速增长的底层思考是什么呢?

首先,我把跟谁学的发展历程做成一条线索脉络。

跟谁学是由新东方原执行总裁陈向东在2014年1月离职后所创办的,2014年6月正式成立。它的APP在9月25日上线,由此揭开了这家企业参与教育O2O大战的序幕。

很快,在年底,跟谁学就迎来了最高光的时刻,完成首轮5000万美金的A轮融资,意气风发。但好景不长,很快在2015年下半年,O2O行业就遭遇了大的困境。

面对快速折戟的跟谁学,陈向东带领团队开始了艰难的探索转型之路。2016年3月31日,为了让跟谁学继续生存和发展,它发布了2B战略转型,将战略重心转成2B业务,服务于教培的学校和机构、企业。因为跟谁学在起步时的定位,是为学生找到好老师的一个O2O平台。

但在探索的同时,2016年3月,跟谁学又设立了一家直营的在线做直播课的机构,叫“高途学堂”,进行了独立的分化探索。

2017年年终,跟谁学拆分了2B业务,实现了第二次战略转型,把业务中心聚焦到大班直播在线的方式上。许多重大的决策都在这个过程中产生。

随后,跟谁学就进入了它高速增长的阶段。仅仅在遭遇困境后的两年左右,2019年6月6日,创办五年的跟谁学成功在纽交所上市。上市之后,它一路的业绩利润都是高歌猛进,在2020年2月19日超过了100亿美金,并且成功应对12次做空,市值今日已经达到了200多亿美金的高位。

那么,陈向东和他的创业团队到底经历了哪些重大问题的挑战,他们又是怎么去思考、怎么做选择的?

以下这三个问题,是陈向东团队当时所真实思考的。

互联网公司 VS 教育公司

这家起步于O2O,带有互联网思维的企业,和教育公司有着不同的发展逻辑。在O2O遭遇困境的背景下,陈向东陷入了非常深度的思考:到底是要做一家互联网公司,还是要做一家教育公司?

这两种公司是有不同运作逻辑的。互联网公司的逻辑是先烧钱再圈市场,圈用户,做大规模,接下来才去想怎么盈利,寻找合适的赚钱方式。但这时的企业价值是不清晰的,变现路径也不明了,公司面临巨大的亏损压力。

而如果作为教育公司,它的逻辑是要服务好每一个客户,帮助他们去成功,然后让客户甘心去交钱。

这时候,他们的平台上也出现了一些增长势头非常好的业务,那么这块业务是不是真正具有商业价值呢?做平台类的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估值是很高的,如果做一家教育公司,它的市值又是什么样子呢?所以这路该不该走,它的发展趋势是什么,就值得沉思。

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什么呢?

如果走资本逻辑,就必须面临两个根本问题:

用户规模化能否借助资本快速起量?用户既包括需求方,也包括供给方。

规模化后是否具有强商业变现能力?它包含三个小思考:这是一个简单决策的业务吗?这是一个高频决策的业务吗?这个业务是否可以持续综合地获得价值?

如果走商业逻辑,就要思考三个根本问题:

是否具有客户价值?客户价值分为功能价值和情感价值。学习能力有没有提升,这是功能价值;在这家学校读书舒不舒心,老师对我负不负责任等,属于情感价值。

是否具有企业价值?它要有合理的收入模式、良好的成本结构。

是否有可规模化的市场呢?指市场容量是否足够大,同时是否有一定壁垒。

因此,用互联网逻辑还是按公司逻辑的问题,就变成了基于教育培训行业的自有属性,去做资本与商业逻辑的判断。

那么,我们首先分析一下资本逻辑。第一,用户能否借助资本力量快速起量?事实证明,在O2O大战中,拿了巨额融资的企业,都通过大量学费补贴等在客户端增量迅速;供给端则通过高薪争夺老师,给教培机构返利的方式,也集聚了很大的量。

但快速起量以后,是否具有强的商业变现能力呢?K12线下教育的购买者和使用者是分离的,购买者是父母,使用者是孩子;它的功能价值也具有明显的滞后效应,今天报名,要三个月、半年甚至一年后才通过考试验证;产品是严重的非标准化,即使同一个标准体系,不同老师来上结果都不一样;它还是相对客单价较高的产品,动辄数千甚至是上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