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青岛:“三张清单”释放教育活力

2021-01-13 21:58:36 作者:青岛新闻网 来源:新闻资讯网

  2020年12月,山东省青岛市教育局贴出了一张“清单”——学校管理负面清单,将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教师有偿补课、随意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等行为列入负面清单,为学校管理划出底线。
  2014年,青岛市教育局在全国率先试点推出两张教育“清单”——学校权限下放清单和学校管理正面清单,其中包括将副校长以下干部、教师的选聘权下放给学校。2016年,按照这一改革举措,青岛二中自主组建了面试团队,将北京交通大学工科硕士生崔春蕊破格选聘入校担任通识教育老师。加上2020年的这张学校管理负面清单,至此,“三张清单”开始同步推进,在“法无禁止皆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的原则下,进一步为学校“松绑”,释放教育活力。

  权力下放,给校长自主空间和发展舞台

  “为什么要实行清单制度?主要是为了解决政府部门对学校管得太多、干扰太多,对校长和教师激励不够、保障不够等突出问题。”青岛市教育局局长刘鹏照开门见山地告诉记者。
  近些年来,国家的教育改革虽然持续推进,但体制性障碍依然是限制中小学办学活力的主要因素:比如办学的行政化色彩浓重,很多校长戏称“办学是戴着镣铐跳舞”。刘鹏照表示,将人事管理、财务和基建、教育教学等14项学校管理权限下放,就是想有效破解这些难题,为校长赋权,释放学校自主办学的空间和活力。“感谢青岛的教育改革,让我找到了合适的人生位置。”4年后的崔春蕊,已经成长为青岛二中的一名骨干教师,她自主开发了硬件编程、3D打印等四门校本课程,还带领学生参加国际机器人比赛,两次获得最佳论文奖。“过去招聘教师,都是先由人社局统一组织考试,考试合格的再按比例推荐给学校面试。但实际工作中我们发现,给学校提供的人选虽然考试成绩优秀,有的却并不适合老师这个岗位。”青岛实验高中校长孙睿对记者说,实施“学校权限下放清单”后,学校可以自主确定内部机构设置和副校长以下干部、教师的选聘,而且实现了“面试前置”,对公费师范生,专家评委面试通过后当场就可以签约;对社会招录教师,也是按1:3比例通过面试筛选,再参加笔试择优录用。孙睿告诉记者,这几年学校自主招聘了50多名90后年轻教师,他们都有较高的专业素养和强烈的事业心。实验高中是住宿制学校,很多年轻老师吃住在学校,跟孩子们一起摸爬滚打,成长很快,现在不少人走上了中层管理岗位。此外,财、物的管理权限也向学校下放。“过去学校想采购教学设备啥的必须上报,采购周期长、效率低,服务教学的作用滞后,等几个月甚至半年也是常有的事。”青岛电子学校校长崔西展说,权限下放后,学校只需要向教育局报备,物品和服务类50万元以下、基建维修类60万元以下的采购、基建项目由学校自主实施。自主招生,也是权力下放的重要内容之一。“在笔试环节,我们会通过创设真实情景,考核学生灵活运用学科知识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在面试环节,则侧重于人文底蕴、责任担当、实践创新的考察。”青岛二中校长孙先亮说,实践证明,通过自主招生进入二中的学生,能更快地投入到创新实验室、创新课题、学科竞赛、艺体项目的研究学习中,能力非常出众。数字显示,目前青岛市80%的区市实施了普通高中自主招生,近三年新补充教师40%以上由学校自主引进。中小学自主选课学习、跨年级选课、分层教学等改革广泛推行。权限下放让校长们投入更多的精力潜心教育教学和学校治理,在教育家的成长之路上专注前行。

  “正负”清单,使办学既有刚性又有弹性

  政府依法放权,学校还要科学接权。在落实“学校权限下放清单”后,青岛同步推出了35项“学校管理正面清单”,组织学校对下放权限逐项梳理,建立“一事一单一制度”,通过规范议事程序,平稳有序地实现校长权力让渡,保证学校依法依规运行。
  “政府放权给校长,并不是说学校管理就是校长‘一言堂’,校长也要让渡权力。”刘鹏照说,“学校正面管理清单”里明确要求,涉及教师、学生根本利益的,要分别经教师代表大会、家委会通过。以教师职称评审为例,没有清单制度之前,校领导在教师职称评定中的话语权可能比较大,实施清单制度以后,职称评审必须按照“一事一单”的规定步骤进行,最终评审权由教师组成的代表委员会或者学术委员会来决定,评谁不评谁,由教师们自己说了算。“应该说,负面清单是前两张清单的有益补充。前两张清单只是给学校放权,告诉学校可以做什么、怎么做,并没有清晰地画出底线,告诉学校不可以做什么,导致在执行过程中,有些学校会发生权力使用过度和不当问题。”青岛市教育局法规处处长张丽萍介绍,负面清单是他们对教育领域85部法律法规进行全面梳理后形成的,最后分42项《全市普通中小学办学行为负面清单》和30项《全市中等职业学校办学行为负面清单》下发。“‘三张清单’涵盖了学校办学行为的方方面面,像‘教师有偿补课、擅自统计、公布或者宣传升学率、成绩优异者信息’等一些痛点、堵点问题都在负面清单里,针对这些‘红线’,学校会对照进行排查整治,自觉接受家长和社会监督。”青岛湖岛小学校长管彦莉告诉记者。为深化“三张清单”的实施效果,青岛同步建立了“3+1”评估机制,3即督导评估、学校目标绩效考核、阳光校园创建制度,1即安全检查,“3+1”之外对学校的考核评估检查一律不准开展,这一规定解决了同一指标多次评估以及不同主体多头评估的问题;同时,建立了各类“进校园”活动清单制度和审核备案制度,减少对学校的干扰。“推进教育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关键是民主化与法治化,这就要求教育内部要从分权、治权等方面入手推进系列改革,青岛率先推出了放权、治权、监权的‘三张清单’,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样本。”山东省教育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戴龙成表示,“三张清单”使教育局和学校之间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得到优化调整,共同构建起一种既有刚性又有弹性的新型教育治理模式。

  终极目标,让素质教育真正惠及每个孩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