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本刊专访中华医学会角膜病学组组长、山东省眼科医院院长

2019-12-12 19:02:01 作者:青岛新闻网 来源:新闻资讯网

采访伊始,史伟云迅速切入了自己专注研究二十多年的角膜病学。“角膜病是仅次于白内障病的第二大致盲眼病。我国约有400万名“角膜盲”患者。如能用健康透明的角膜手术替换,患者的视力是可以恢复的。”

但是,目前国内每年仅能实施人体捐赠的角膜移植手术不到3000例。“很多角膜病患者在等待角膜供体时病情加重,往往失去手术的最佳时机,甚至带着遗憾走到生命的终点。”

关于异体角膜捐献,我们目前面临一个无奈的现实。

以山东省为例。据山东省红十字会统计,截至2016年12月,全省累计登记角膜捐献志愿者为6267人,实现捐献903人。其中,2016年角膜捐献登记志愿者为478人,实现捐献153人。

可以说,随着对角膜捐献的认知度越来越广,山东省登记的角膜捐献志愿者也在逐年增多。“尽管如此,省内的捐献量远远无法满足需求。山东是角膜病发病大省,几乎每一对捐献出的角膜都有上百名患者排队等候。”史伟云说。

一方面,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我国捐献意识淡薄。另一方面,目前也没有相关法律支持角膜捐献。史伟云告诉记者:“在美国,每年做角膜移植大约4万例,但每年能取到的角膜供体就有10万多例。因为很多州的法律都规定,只有同意捐献角膜者,才给颁发驾驶执照。”

“其实角膜捐献并不可怕,现在采用最新的方法,只取角膜,不损伤眼球,整个过程也只需要5-10分钟。”史伟云说,取下来的角膜要立即放入角膜保存液中保存,看上去很像泡在护理液中的隐形眼镜。保存在营养液中的角膜可以在7天内进行移植手术。

“我们接受的信息90%以上来自眼睛,患者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到我手上就是对我的信任,这种信任是不能辜负的。”在角膜供体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史伟云就想办法节流——根据患者角膜的损伤程度来进行移植修补,“一个角膜甚至可以做四五台移植手术,既节省了角膜,又减少了手术并发症。”

在史伟云医治的患者中,有80多岁被家人搀扶而来的徐州老太太,也有来自西藏楚布寺的活佛拉巴大师,还有很多从黑龙江、浙江、江苏等地慕名赶来。目前,史伟云已累计让全国30余个省市的1万多名疑难角膜病患者复明,成为国内极少独立完成万余例疑难角膜移植手术的眼科医生。

本刊专访中华医学会角膜病学组组长、山东省眼科医院院长

▲目前,史伟云每周有一次门诊,至少50台手术。

从“半路出家”到蜚声国际

时光倒流至上世纪70年代,史伟云最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医院,“里面总是弥漫着一股青霉素的味道。”

1977年,18岁的史伟云参加高考制度恢复后的第一次考试,填报的志愿是化工,结果录取的却是医学专业。上学期间,他多次想要调换专业都未能遂愿,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一家县医院成为一名外科医生。

“那家医院的院长是眼科专家,可能觉得我有一点天分,就问我愿不愿意转到眼科,做他的助手。”至此,史伟云开始与眼科结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喜欢上了这个行业,其实,很多快乐都是患者给的。患者重见光明的那些惊喜瞬间、眼睛里再次绽放出的光彩带给我很大的成就感。”

卫校毕业十年,史伟云考取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谢立信的研究生,先后获硕士和博士学位。2000年,史伟云赴美国跟随世界角膜病大师Herbert Kaufman继续角膜病的基础研究工作。

回忆起当年美国求学的经历,史伟云依然印象深刻。“人的角膜厚度只有0.5毫米,做角膜移植手术至少要在上面缝16针。”为了将手术能力练得“炉火纯青”,他向小鼠角膜移植发起了挑战。“小老鼠的角膜直径只有3毫米,厚度只有0.1毫米,这上面我要给它缝8针,比人眼难多了。”

多年的眼科临床诊治和基础研究,远赴英美的海外求学经历,让史伟云从一个“半路出家”的眼科助手,成长为一名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娴熟手术技巧的顶尖专家。

为了解决角膜供体奇缺的问题,史伟云还创造性地与中国再生医学国际有限公司合作完成全球首个生物工程角膜研究。“简单来说,就是用猪角膜基质经过脱细胞和去抗原的处理后,来替代人角膜基质。”史伟云说:“生物工程角膜保留了天然角膜基质胶原蛋白结构及透明性,生物相容性好,安全性高,能与周围组织快速整合,移植角膜透明,患者视力快速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