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古诗词里的山东①:当古诗行至“半程”

2021-01-12 02:21:03 作者:青岛新闻网 来源:新闻资讯网

白云苍狗,岁月不息。古时的辘辘马车,已被往来不绝的汽车取代……

当古诗行至“半程”

古诗词里的山东①:当古诗行至“半程”

古诗词里的山东①:当古诗行至“半程”

古诗词里的山东①:当古诗行至“半程”

大峪村的大叶柳(资料图)

在近日出版的《历代诗咏齐鲁总汇·临沂日照卷》中,以区县为单位,唤醒了大量沉睡的诗歌。

其中,清代京闽官道旧线上,仅描绘临沂市兰山区半程镇的诗歌,便收录45首。“这些诗歌总体风格朴实无华,具有浓厚的现实主义基调。诗歌内容主要集中于两方面:一是描绘旅途风景、展现淳朴民风;一是关注民生疾苦,书写人文情怀。”临沂大学文学院讲师曹珂新介绍。

白云苍狗,岁月不息。古时的辘辘马车,已被往来不绝的汽车取代。作为兰山工业大镇的半程镇,高速、高铁、国道、省道四通八达,全国各地的商旅汇聚于此。这些诗歌的挖掘,为半程镇的蓄势发展,注入了一股强大的人文动力。

人世无险夷,小心须严肃

以诗为线,当年古人眼中的很多场景,依旧可以找寻。

半程并未设独立驿站,却处于南北行旅往来的必经之路上。当年,半程这个炊烟袅袅、有桑有田的小村落,如同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为过往行旅提供休憩之所。跋涉人生之旅的灵魂曾在这里发出感叹——

有兴致极佳者,如徐维城有“俯视九州尽,高吟万古空”;

有意犹未尽者,如楼杏春“邂逅难忘此,何时续旧游”;

有思乡情切者,如潘曾玮“枕上安排千里梦,灯前靦缕八行书,偏生归雁近来无”;

有感悟人生者,如顾宗泰“何止行路然,冰渊君子独”;

有忧国忧民者,如周纶“始知荒政繁,轸恤此极则”。

“在有些诗人眼中,半程有时是可憎可怖的。”临沂大学文学院讲师刘晓臻介绍,张云璈和李宗昉两位诗人都以《半程湖》为题写了一首诗,描写了雨水冲坏道路,积潦来往之人粘于泥淖之中,寸步难行的窘迫景象。张云璈还吐槽当地人据此谋财,“行人对此空徘徊,鹄面鸠形来数十。以马作船人作驮,客众行囊同负荷。千钱扶一车,百钱持一裹。彼曹视此作奇货,稍不遂其欲,日暮途遥安可过?”

千人千面。随着古人的目光,在古人的诗歌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更为鲜活的半程。

清代以前,半程便地处交通要道上。春秋时,从地处海滨的莒国到尼山以西的鲁国,有一条传承千年的盐道。在今半程东侧,有村名“郝埠”。在隋朝时,有鹤姓人来此建村,依托从半程往东延伸的交通运输干线,盐海货商络绎不绝,成为商埠,所以最初命名为“大鹤埠”。

到清代,半程的地位随之升格。统治者为避开水灾频发的兖、徐地区,改官道由泰安经新泰、蒙阴、沂州、郯城出山东境,称山东东路,亦称京福官道山东段。

在古人日记中,对半程也多有记载。1800年,作为副使的清代官员李鼎元,奉诏赴琉球册封琉球中山王。他作《使琉球记》,对行程所见所闻、所历所思,语焉甚详。其中记历半程所见:“又二十里,宿青驼寺。……十五日,阴,微风。山行五十里,过沂州徐公店驿,至伴城食。山於此尽,平郊麦苗较茂。又五十里,宿沂州府沂州驿。”

李鼎元所言伴城,即今半程,李鼎元从青驼寺驿站向南至半程,只觉得“山於此尽,平郊麦苗较茂”,那是因为自半程向北而行有一岭,名曰“大峪”。

大峪岭,地处半程镇北部山区的边缘,由此向北地势开始起伏。“以前汽车少,人们骑着自行车、三轮车经过这里,都得下车推过去。我们村现在叫‘大峪村’,以前叫‘大峪崖’。”大峪村党支部书记孙连江说。

一个“崖”字,点出地势之险。清代进士顾宗泰所作《发伴城遂踰大峪岭》:“山自伴城来,层峦互起伏。此岭势较高,苍寒夺人目。舍车蹑盘陀,随径历崖谷。回看车下坡,失势奔圆轴。”这大峪岭地势之崎岖、之险峻,让不得不下车步行的顾宗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他更发出了“人世无险夷,小心须严肃,高峰亦平陆”的感悟。

九年后,待顾宗泰再次行经半程,他的马车走到大峪岭前已至夜半。他挑起车帘,明亮的月光洒满山林。他走下马车,准备走“之”字形费力地翻过崖岭。他到岭顶时,回头看来时路,仍心有余悸,“岂必太高危,即此心震肃。我行亦已屡,惴惴恐不足。何止行路然,冰渊君子独”。

“乾隆沟”旁立大叶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