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为“空心村”注入教育“新活力”——直面农村学校生源萎缩的“乳山变革”

2021-01-13 01:06:44 作者:青岛新闻网 来源:新闻资讯网

  “1996年,学校仅初中部一个级部就有16个班,每班50人,一个级部就有学生800名;2015年,全校连同小学部在内9个年级的学生全部加起来还不到700名,平均一个班不足30人。”

  20年,学生数量缩减至原规模的八分之一,这是发生在乳山市冯家镇中心学校的生源变化。据调查,像这样的现象,在乳山乃至全国农村学校已非个例。“造成这种现状的主要因素有两个:一是乳山市人口出生率的持续下降,二是随着城镇化进程的进一步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陆续转移到城镇。”乳山市教研中心主任孙希敏说,正是乳山“空心村”骤增的窘境,促使他们开始思考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班额小了,学生少了。面对这一新常态,抛给乳山教育的新命题也来了: “生源在萎缩,但教育质量绝不能萎缩!”2015年9月,一场“小班化”的教育教学变革在乳山悄悄启动。

  而今,5年过去了,“关注每一个,幸福每一个,成就每一个”不仅成了乳山教育的一面鲜明旗帜,更成就了这里农村娃的“生命拔节”。

  破冰:顶层设计先行

  “以前,在大班额的情况下,教师在课堂上组织教学常常是‘按下葫芦又起瓢’,顾此失彼,所有学生也只能吃‘大锅饭’,尖子生‘吃不饱’,后进生‘吃不了’。现在,班额小了,更适合因材施教,实现个性化教学,所以更有利于培养学生的主动性和创造性。”

  面对生源自然萎缩的现状,乳山市教体局领导班子在寻求变革之路时,首先会同教研中心以及相关学校,开展了多轮调研、分析和论证,在全面梳理乳山市目前办学优势和劣势的基础上,启动“小班化”教学试点改革。

  很快,伴随着《关于乳山市小班化教育改革的调研分析报告》《推进小班化教育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的先后出台,乳山口、徐家镇等镇的9所基本条件许可、实际保障可行的学校被确定为首批试点学校。

  《乳山市“小班化”教学改革五年规划》明晰了每个年度的工作侧重点和着力点,确保整体改革在制度框架下由点及面、由浅到深,科学、有序地推进。其间,按照“系统联动、同向发力,以点带面、激活全局”的行动策略,由教体局局长焉涛挂帅、市教研中心各科室人员为指导小组成员、实验校骨干校长及教师为教育研究小组成员协同配合形成的“1+2”领导体系诞生了。市教研中心负责过程管理与调控,创办了“小班化教学改革试点”网站并建立了“周信息上报+月工作简报”工作制度,形成了 “季度调度、学期考核、年终考评”的全链条评价督导机制,专人专项下沉试点学校进行理论研究、基础调研、过程指导、考核评估等。试点校则成立以校长为组长的“小班化”教学领导小组,带头确立目标,落实政策,优化小班教学环境,做改革的领头雁。

  在改革推进过程中,乳山市教体局围绕让学生接受“更加充分、更具关怀、更重个性的优质教育”这一主导思想,明确提出要围绕重点领域,抓住关键环节,每年确定1-2个点,聚力突破,滚雪球式往前推进;科研牵动、主体建构,发挥学校、教师的自主意识和首创精神,建立民主开放的研究机制。

  日渐萎缩的“空心村”,因为教育的“求变”,因为装上了激发农村学校办学活力的“新引擎”,也有了新的生机。

  清障:在“精准研训”中突围

  乳山市“小班化”教学改革初期,面临着各种繁杂的问题。

  “人多人少都是这样教,有什么可改的?” “‘小班化’不就是小班额嘛!与大班额教学大同小异。”……试点学校教师对“小班化”教学理念的不理解、不认同,是改革面临的首要问题。

  “理念不转,改革就容易‘穿新鞋走老路’‘新瓶装旧酒’。”孙希敏认为,唯有转变教师观念,教学才会有发生质变的可能。

  为了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中探出一条新路,乳山市教研中心与南京小班化教学研究团队建立了联合教研体,通过在两地开展“同课异构”等活动,提升“小班化”教学研究的水平。

  与此同时,市教研中心充分发挥“掌灯引路”的作用,以实施“精准研训”为定位,畅通了“走出去学+请进来教”“联片教研+专题研讨”两条渠道,围绕理念、课堂、课题、评价等方面对教师进行引领,聚焦“先学后教、小组合作、差异化教学、多元的教学方式、差异化的个别辅导、持续观察和评价及调整”等6个着力点,有针对性地提供教改思路和工作措施。

相关推荐